欢迎访问历史探索网!我们专注于搜集整理历朝历史、天下奇闻异事等精彩内容,想了解大千世界,尽在历史探索网!

手机版 | 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杨献珍:难忘生死长征路

编辑:来源网络 2020-02-06 12:58:03
浏览:
字体:
标签: Mac迪奥

上一篇:王玉清讲长征故事

下一篇:红军长征中的重大战役

免责声明: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其内容的真实性和原创性未经本站证实,仅供读者参考。如有侵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!

热点推荐

更多精彩

热门标签

更多>>
  杨献珍,1917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贫苦家庭。1933年参加红军妇女独立营并随红军长征,1937年在陕甘宁边区中央后方残废院担任护士,同期与安徽颍上籍红军高大新结婚。1938年4月,夫妻俩办理了退伍手续,后回颍上安家落户至今,她也是阜阳目前唯一健在的老红军。在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,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,拜访了杨献珍老人,听她讲述长征的故事。
  
  从繁华喧闹的城市经过绿阴小道和风景秀丽的八里河,初秋时节,我们来到颍上县半岗镇,见到了今年89岁高龄的女红军杨献珍老人。老人身体依然健朗,只是年事已高,又在行军途中负过伤,因此腿脚有些不便,听力也不是很好。在她四世同堂家里的正堂内,挂着由政府颁发的“红军战士光荣”匾牌,格外引人注目。坐在老人的面前,我们倾听她讲述有关长征的那段血与火的故事。
  
  参加妇女独立营
  
  杨献珍兄妹两人,在穷苦人家长大,没有上过私塾。一家人全靠父亲祖传的打铁手艺为生,日子过得很窘迫。
  
  1932年12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徐向前、李先念等领导率领下,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转移到陕西南部和四川东北一带的大巴山区,并随之建立了川陕苏区。
  
  “穷人债难还,卖女当丫环;丫环多磨难,血汗都流干;红军来了砸枷锁,丫环走出鬼门关。”这是我们从杨献珍口中得知的《丫环走出鬼门关》歌词。红军到来之前,川陕边的广大妇女处于社会最底层。红军到来之后,把解放妇女、发展妇女组织作为重要内容。川陕省委和红军在通江、巴中先后3次召开妇女代表大会,红军各级宣传部门还运用唱歌、演戏等形式,揭露旧社会对妇女的迫害。
  
  随着川陕根据地的发展壮大,一些劳动妇女也纷纷走出家门,报名参加红军,杨献珍就是其中一员,当年只有16岁。老人还记得参军当时的情景,一贫如洗的父亲把家里养的一只鸡送到连队,并看望了杨献珍,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见上家人一面。
  
  1933年3月,红四方面军从川陕省委机关和众多报名的优秀妇女中,挑选出400多人,在四川省通江县隆重组建成立了“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”,下辖4个连。由于杨献珍工作积极,思想进步,被挑选出来参加妇女独立营。(长征故事)
  
  妇女独立营成立后就开始练兵,跑步爬山,射击投弹。训练中,一些缠过脚的女战士鲜血把鞋子都浸湿了,还坚持不掉队。“那时候也不知道苦,也不怕苦。”老人回忆说,经过必要的战时训练后,独立营除结合当地民俗从事宣传鼓动工作外,还配合红军主力直接参战。战斗中,她们主要是运送看护伤员,生产军需产品。
  
 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打胜仗,红军队伍不断扩大。1934年3月,妇女独立营扩编为妇女独立1团,辖3个营近1200人。同年,又扩编建立了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2团,一直到1935年2月长征前夕,根据当时部队行军作战需要,合编为妇女独立师,当时有1万多人。
  
  难忘生死长征路
  
  杨献珍一生曾参加、支援过无数次战斗,全身多处受伤。
  
  然而,令杨献珍老人终身难忘的,还是她参加红军长征途中遭遇的一个个生死时刻。
  
  1935年3月,杨献珍随部队长征。8月的一天,军队在行军途中休息烧水时,炊烟让敌人发现了目标,敌机突然在红军上空低空盘旋,来回投弹轰炸。第一轮炸弹投下来,当场炸死炊事班8人。第二轮炸弹离她仅3米多远,好在没有爆炸。当第三轮投弹时,不知咋的,一位姐妹突然站起身来,情急之下,杨献珍猛扑过去将其压倒在身下,后来,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当她醒来时,战友们告诉她,她已整整昏迷了一天。原来她在救那名战友时,弹片把她的右腿给炸伤了,身上也多处负伤。受伤后,她在简陋的医院里疗养了近半个月。
  
  长征途中,雪山陡峭寒冷空气稀薄,草地一望无际,让红军历尽千难万险。在翻越夹金山时,为鼓舞士气,杨献珍和女子宣传队员们一起,站在十字路口、半山腰上打快板、唱军歌,为指战员呐喊助威,加油鼓劲。站在风口上的杨献珍,脸被吹变形了,嘴唇也裂开了口子。姐妹们劝她休息一下,她摆摆手,依然不停地为大家打气。
  
  杨献珍所在的妇女独立师曾两越雪山三过草地,最后随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。在强敌围攻并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,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,长眠于祁连山下。想起当年并肩作战的姐妹,杨献珍流下思念的泪水。她说:“我是幸运的,我们独立师一万多妇女姐妹最后活着的没几个;我是幸福的,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们……”